周华健,写事的作文400字,三国杀网页版

admin 2019-03-24 阅读:283

在写上期文章《蜀汉政权的悲哀:越是讲究官场政治的地方越是人才的噩梦》时,魏延这部分限于篇幅没有展开来写,当时想着就是以后专门成文。结果文章发出来后,网上就有人不同意了:“魏延在诸葛亮帐下是阳溪、卤城等大战的主将,一路被擢升为前军师、征西大将军、假节,这叫诸葛亮压着魏延?再往上是想让诸葛亮下来还是阿斗下来? ”

刚看到这条留言时,我的心中好是一阵刺痛。但过了一会儿就释然了:网友留言,没有爆粗口就国际音标手势操等于是鼓励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得把魏延好好写一写。对不对姑且不论,好歹算我之一番见解。

魏延

首先明确一条:官职的高低虽然是判定受重用与否的重要标志,但并不是唯一标准。在官场上,明升暗降的事例多了去了,曹爽让司马懿当最为显赫的太傅难道是为了重用他吗?对我等小民而言,最爽的事莫过于不用工作就服装收银系统能把钱给挣了,但对这些政局人物来说,钱财乃身外之物,权力才是唯一。所以,我们看诸葛亮有没有重用魏延,看魏延的权力就了然了。

权力无非这么几种:

(1)官职乱世小兵的权力

诸葛亮来汉中前,魏延是“汉中太守”、“镇北将军”、“都亭侯”,诸葛亮进驻汉中后,魏延的“汉中太守”调整为“督前部,领丞相司马、凉州刺史”。这些官职中,“镇北将军”是武将级别,“撞邪31号都亭侯”是爵位,“督前部”是实职,“领丞相司马”是加官,“凉州刺史”是虚衔。

首先说“镇北将军”。两汉时,将军是高级实权官职,实打实的手里有兵,基本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元帅、大将。但到了三国时,各军阀为了拉拢人才,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封将军,导致将军称号贬值,只能作为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类似于我们今天的高级工程师等职称一样,没有多大的实权。“镇北将军”如此,魏延后面的“征西大将军”也如此。

“都亭侯”只七宝闹翻天是一种爵位。在汉朝时勉强还有一个亭的税收作为自己的收入,到了三国时纯粹是一个荣誉称号了。“领凉州刺史”,凉州此时还在魏国手里,这里纯属江雨笛意淫而已。魏延后来还升任“前军师”,这是丞相府官中级别非常高的一个官,但可惜也没实权。杨仪除掉魏延后,升任更高的“中军师”,但《三国志》也只是记载“拜为中军师,无所统领,从容而已”。

所以,对魏延来说,最重要的官职是“领丞相司马”和“督前部”。“督前部”好理解,属于军队中前军的总指挥,类似于军团中的一个军长。“丞相司马”权力很大,负责丞相府所有兵马的规划、调动、训练等职,等同于军队中的参谋长,与“长史”一文一武,是诸葛亮府属中的顶梁柱。比如荀彧,就曾任曹操的司马,其重要可见一斑。

不过呢,魏延的“司马”并不是实职,这个“领”字很有含义,它在官吏任命中属于加官、兼职的意思。这种安排就好比如今的青岛市委书记兼任山东省委常委一样,青岛市委书记等同于“督前部”,山东省委常委等同于“丞相司马”,但工作的重心其实都在青岛这一块儿,对山东省的其他工作不具体分管。所以,魏延虽是丞相司马,但平时的工作地点应该在前部大营,而非中军大帐。其司马的职责也被长史杨仪包了,所以,在《杨仪传》中才记载,杨仪“常规画分部,筹度粮谷”。“规画分部”行使的就是司马的职责。

再对比一下。当魏延的“丞相司马”被费祎接任时,史书记载为“为司马”而非“领司马”,在诸葛亮病逝时记载为“亮病困,密与长史杨仪、司马费祎、护军姜维等作身殁之后退军节度”。而魏延则从未见过作为司马参与军事行动或称呼“司周华健,写事的作文400字,三国杀网页版马魏延”的记载。

此外,魏延后来还被赐予“假节”,在《废李严表》里则称为“使持节”。这个权力(起码上是书面上的权力)非常大,可以不请示诛杀大臣、将领或士兵,蜀国前期也只有张飞、诸葛亮等少数重臣有。可惜,在诸葛亮去世时,只有魏延有假节的权力,但他谁也杀不了,自己反而被杀了。

所以说,那些岗位说明书里的职责看看也就得了,不用当真。在诸葛亮眼中,魏延就是一个军长,打好仗就得了。

(2)军权

作为一名军长,魏延的“督前部”能指挥多少人呢?

首先兵力应该不会太多。《魏延传》记载“延每随亮出,辄欲请兵万人”,这里的“请兵”意思是请求诸葛亮派给他兵,说明他平时的兵力应该不会超过1万。

另外,《诸葛亮传》引用的注记载,蜀国“十二更下,在者八万”,说明诸葛亮的总兵力为8万。而根据明朝龙正编写的《八阵图合变说》,八阵图基本组织单位为天衡、地轴、天前冲、天后冲、地前冲、地后冲等组织,详见下图:

八阵图基本阵型

虽不知魏延的“督前部”具体是图中的哪一部分,但用除法一算,也知道不足1万人。

而当时为了防范魏国进攻,蜀国在汉中一直是部署有军队的。魏延任汉中太守时的兵力没有记载,但参考他后来的继任者王平,“时汉中守兵不满三万”,那说明至少应该有2.5万。魏延在接替汉中太守时敢放言:“若曹操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偏将十万之众至,请为大王吞之。”没有2.5万的兵力也是不现实的。

这样来看,魏延由“汉中太守”调整为“督前部”,其兵力是缩水了的。那么,多余的兵力哪去了?

我认为是诸葛亮在训练八阵图兵法时,调整到了阵法的其他位置,在一出祁诛仙荒火余烬山时交给了马谡指挥。

八阵图变阵图

八阵图遗址分布在永安、广都和汉中的沔阳三处,说明诸葛亮在汉中曾进行过军队改编,就如同三湾改编一样。魏延2.5万whapK的兵力在诸葛亮8万的总兵力框架下,明显凑不齐八阵图,肯定是被部署在其他位置了。

在一出祁山时,马谡是参军,本身不统兵。他指挥的前锋肯定是诸葛亮拨给他的。《王平传》记载:“丞相亮既诛马谡及将军张休、李盛,夺将军黄袭等兵”,说明当时的前锋是包括张休、李盛、黄袭、王平等多支部队的,马谡是总指挥。由于史料缺失,我们龙鱼混养四大神兽不知道张休、李盛、黄袭、王平以前是不是魏延的部下,但我们可以做个推测。

首先,按常理判断,在第一次北伐时,前锋应当由最熟悉地形的兵担当,非魏延手下不可。《马良传》记载,“亮出军向祁山,时有宿曾骥瑞典将魏延、吴壹等,论者皆言以为宜令为先锋”。蜀汉当时的宿将除了魏延、吴壹,还有赵云(一出祁山时只能作为疑兵)、吴班、陈式、高翔等人,为什么单提魏延、吴壹两个人?因为魏延曾任汉中太守,李芭妮吴壹任阳平关都督(魏延属下),说明当时情形下大家都认为应当派汉中的老人担任前锋。那么,以马谡这样的新人为统帅,以张休、李盛、黄袭、王平等汉中老人作为协助,就顺理成章。

再者,王平是在汉中时从曹魏投靠过来的,后来又接魏延汉中太守的班。说明王平对汉中很熟悉,很可能当年投降后就一直在汉中呆着。另外,魏延叛乱时,为什么杨仪派王平去平叛,为什么王平吼一句魏延的部下就散了?说明王平很可能是魏延麾下的高级将领,所以士兵才不敢抵抗。而在历史上,杀功臣万界造化珠用其旧将也是老把戏了。

如果马谡成功的话,魏延可能就被架空了。从诸葛亮架空李严来看,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只可惜,最后马谡战败草社区榴,而魏延则在阳谿大捷中证明了自己的不可或缺。所以诸葛亮才破格提舒嫔坐胎药拔魏延,从“镇北将军”越过“前后左右将军”直接为“征西大将军”,从“都亭侯”越过“乡侯”直接为“南郑县侯”,也算补偿了。

(3)事权

作为一名军长,魏延的事权当然就是打仗。但是,他在部队中处于何位置呢?

简而言之,他应当属于中军中的前锋,或者说第二梯队中的主力霸爱小魔女。

在《废李严表》里有这么几个记载:“使持节前军师征西大将军领凉州刺史南郑侯臣魏延”、“督前部右将军玄乡侯臣高翔”、“督后部后将军安乐亭侯臣吴班”、“督左部行中监军扬武将军臣邓芝”,这里的“督前部、督后部、督左部”应当都是指中军的编制。如果是偏军,经常要出去执行骚扰、侦察、占领、阻击等任务,没法严格区分前后左右。所以诸葛亮在攻击尾随的司马懿时,“使魏延、高翔、吴班赴拒,大破之”,用的就是督前后左右的主力。而像王平这样“统五部兼当营事”的偏军,则负责“别守南围”。

另外,在诸葛亮出兵五丈原时的兵力部署中也能看出。当时,“(诸葛)亮出北谷口,(魏)延为前锋,出亮营十里(约等于今天4公里)”。这里虽然记载的是前锋,但应当和马谡这样的前锋不同。因为在《诸sw261葛亮表》里记载:“臣先遗虎步监孟据武功水东。司马懿因渭水涨,以二十日出骑万人来攻营。臣作竹桥越水射之,贼见桥垂成,便引兵退。”从兵力部署来看,司马懿在东,诸葛亮在西。司马进攻的是孟据(也下下片有人说叫孟琰)而非魏延,说明从兵力部署来说,孟据应当比魏延更靠近敌营。详见下图。

五丈原对峙图

也只有这样部署,才能解释为什么前锋的魏延能比中军的杨仪更早地撤回到傥骆谷。

因此,从事权来说,魏延并无屈才之处。他作为中军里的大将,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始终在中军,没有自邝孝燕由出击的余地,而他平时又实在看不上诸葛亮的军事才华,所以才屡次“每随亮出,辄欲请兵万人,与亮异道会于潼关”,最终导致自己的悲剧。

(4)话语权

话语权里最典型的是子午谷奇谋。不过按常理来说,提不提建议是下属的权力,接不接受建议是领导的权力,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此处的话语权主要是参与中枢决策的权力。按《废李严表》的排序,官职排名依次为刘琰、魏延、袁綝、吴壹、高翔、吴班、杨仪、邓芝、刘巴、费祎、许允、丁咸、刘敏、姜维等。诸葛亮去世前夕,刘琰已经被废,那么“使持节前军胡彦斌怒怼狗仔师征西大将军领凉州刺史南郑侯”的魏延就应当是二把手。按理说,诸葛亮去世后,即便不是魏延继位,以他二把手的地位至少也应当能参与退兵决策。但实际上却是“亮病困,密与长史杨仪、司马费祎、护军姜维等作身殁之后退军节度”,魏延只能干等着听命令。

这就好比省长主持开会,那些厅长、处长都去了,偏偏不通知常务副省长参会。如果硬说是受重用,那我也只能呵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