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工商局,离婚财产如何分割

admin 2019-03-08 阅读:189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第121篇文章

“10、9、8、7、we have go for the main engines start, 4、蓝湖月崖3、2、1,we have mission start and lift off the Starship Rocket……”看着电视直播,舟航因激动表情变得奇怪,妻子和13岁的儿子奇奇用怪异的眼光盯着他。

人类自登陆月球近百年后,终于踏上了通往火星的航程,而讽刺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官方的航天机构理睬关注,这件事完全是由一家私人航天公司进行的私人行为。

“快把电视墙还给我们!”妻子说,

“对,我要看《泳往直钱》,我要看刘超叔叔。”

舟航叹了口气,确认了儿子换台的指令。

“这是人类历史上的首次行星际旅行,使用的是人类历史上体积最大、质量最重的火箭,起飞重量高达8000吨,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起飞推力突破万吨的火箭,二级构型,火箭的第二级与飞船连为一体。最令人称奇的是,火箭的一级竟然是可以回收的,且回收成功率很高,发射了十五次只在第二次发射时失败过一次,那次回收时,一级火箭那个直径15米,高60米的巨大液化气罐儿因控制程序的设计失误,在复杂的发动机管路中开错了一个阀门,导致剩余的液态甲烷从发动机燃烧室的喷注器倒流进了液氧储箱,引发了爆炸,爆炸将箭体炸成了5000多万块碎片,其中有一多半溅落回了大西洋的深海中,爸爸当时就正在那片海域,从货轮上还看到了颇为壮观的一阵流星雨呢。”舟航对儿子说,但11岁的奇奇正盯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里准备跳水的影星刘超,似乎完全不在乎爸爸的长篇大论。

“只不过那是人造的。”舟航补充说,“但仍有一部分碎片由于爆炸产生的反作用力,达到了第一宇宙速度,形成了一片分布在近地点300km,远地点400~2000km的太空垃圾带,国际航天利益共同体只是以全人类的名义收了该公司的一笔罚款了事。而今天这艘飞船将被送入同步转移轨道,并将与那里的燃料和物资补给空间站对接,重新加满燃料后开始前往火星的航程。”

“你就知道关注人家的火箭”,妻子抱怨道,“你自己的小窜天猴才有人家的多少分之一呢?别做梦了。”舟航大学毕业后创立了一家专门制造小型火箭的公司,他的公司通过优化总体设计,设计出了一种极其易于检测的火箭,于是,他们成功地实现了火箭的全自动化流水线生产,经常被业界津津乐道,有人开玩笑说他做到了:“归零?只需一眼”。但是,正是由于其极端简化的设计思路,这种火箭是很难做大的,目前,其700km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只有区区200kg,所以,舟航的公司只能在成本上略有优势,公司经营一直很是吃力。

突然,电视机上出现了大片舟航小时候常见的叫做“马赛克”的东西,这是奇奇这个时代从未见到过的,由于高通量电视转播卫星的普及,近年来才普及的8K分辨率的标清电视信号似乎在舟航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中断,他仔细检查了电视的线路,“没问题啊”,他说,随后换台到了当地电视台的频道,画面恢复了正常。

“电视台的故障,或许在升级系统,或许是受到了什么干扰,时间也不早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杨部长让你明天去开会,还说什么一定要坐公交车……”杨凌武,国家航天局主管商业航天的副局长,舟航等商业航天公司经理们的顶头上司,同时也是航天一院一名顶级的轨道动力学专家。

第二天一早,舟航刚一下楼,就发现东方晨曦橘红色的霞光中似乎有一些亮点在不停地闪动,“又是空军的演习吧”,舟航想,但他没有注意到那些闪光极快的移动速度已经超过了任何大气层内飞行器速度的极限。

来到航天局后,舟航看到,这里已经有了几名商业航天的同行,所有人的脸上都弥漫着一种凝重的表情,杨凌武说:“那儿有茶水,你去端一杯来,坐下来,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我们也许都要失业了。”

“昨天你看火星载人飞船的发射了吗?”

“看了。”,舟航抿了一口茶。

“他们的火箭在发射的过程中被空间碎片击中,爆炸了。”

“哦,任务失败了,然后呢?”舟航还没反应过来,但一种不祥的感觉已经涌上了他的心头。

“爆炸的碎片击中了上次他们制造的碎片,这些碎片由击中更多的碎片形成了更多更小的碎片,这些碎片陆续击毁了美国23颗铱星通信卫星、俄罗斯的格洛纳斯5颗导航卫星、我们的巡天号望远镜、天宫号空间站——无一生还,还有一些私人飞船——具体数量还在统计……”,舟航听着打了个寒颤。

“还有在太阳同步轨道上的高景侦查卫星、美国的锁眼侦察卫星、以及数不清的你们发射上去的商业遥感卫星……还有更高轨道上的GPS、北斗、伽利略导航卫星,总之,在2000公里以下的高度上,几乎所有卫星都被摧毁了,没有被摧毁的卫星也即将被摧毁,尤其在400km到900km的范围内,目前碎片的密度已经达到了平均任意垂面内每平方米每秒27.5个,并且还有快速增加的趋势。师生年下不但不可能再发射新的卫星——因为一旦进入那个高度层就会被瞬间击毁,而且在35786km高度上的通讯卫星也因为下面碎片的阻挡已经彻底失效了。航天产业即将死亡。”

“凯斯勒综合症?”舟航想起了航天史课堂上的内容。

“不,比凯斯勒综合征更可怕,凯斯勒综合症是由NASA科学家唐纳德凯斯勒于1978年提出的理论,该理论指出在太空垃圾过于密集的情况下,一颗卫星偏离轨道或者遭到一颗流星的撞击时会产生连锁反应,进而有大量卫星被毁,变成太空垃圾,对国际空间站等航天器的安全构成威胁。但显然他没有预料到现在商业航天发射的密集程度如此之高,卫星的种类如此之多,连谈个恋爱都要买颗小卫星当定情信物……仅去年一年,光我们航天一院去年就发射了1059枚运载火箭,这还是因为归零耽搁了好长时间呢,加上你们,总共数万颗商业卫星,你的公司也占了不少便宜吧?”

“我们一年总共只发射了365发而已,你知道的,虽然生产是流水线作业,但我们人少啊,辛苦了我的检测工程师团队,去年春节还在检测出厂新火箭。”

“以后你们可以歇歇啦。”

舟航无奈地晃了晃脑袋,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

“国家已经调集了大量的无人机和飞艇,在各大城市上空充当通讯卫星和导航卫星的功能,所以目前社会秩序还算正常。”

“国家有这方面的准备?”

“是的,当年新型飞艇立项的时候,项目负责人被评审人逼得没办法了,想了这么一出,没想到现在还真用上了。”

苦笑。

“那你找我来的目的是——”

与此同时,舟航的儿子舟颗奇正和同学们一起在承德兴隆科普教育基地(原国家天文台兴隆观测站)参观郭守敬望远镜,自从西藏阿里直径十几米的巨型望远镜建成后,由于不佳的观测气象条件,这台望远镜就只剩下了科普教育的功能。

但这里仍有一些安家在这里的年迈天文学家和他们的研究生们坚守在这里,为常来这里的中小学生们讲讲故事。

但今天好像气氛不对,年老的天文学家们有的驻足掩面失声痛哭,有的面色凝重表情愁苦,有的来回走动摇头叹气,甚至还有人老泪纵横仰天长啸。年轻的研究生们则努力克制心中的怒火,表情中充满了无奈和哀怨。

“你们都是航天小学的学生吧?”有一位年纪稍大的博士生问这群孩子们。

“是的”,班长舟颗奇答道。

“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来告诉你们”博士说道,“你们的家长们创造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奇迹,在近20年时间内,全世界的商业航天工程师们在资本的诱惑下,共向各类轨寝取村之牢房兴事道上发射了超过百万颗各类卫星,不断增多的服役的或失效的卫星数量就像一个不断吹大的泡泡糖,而就在昨天,这个泡泡糖被吹爆了,破裂的不断封住了我们的嘴,也遮住了我们的眼睛,孩子们,我们被闭锁在地球上了啊!”

“从今往后的几百年里”一位眼睛哭得红肿的老人补充说道,他是中国首位也可能是最后一位因天体物理方面的发现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是类星体、河外星系研究领域的权威。

“从今往后的几百年里,从现在开始的几十代人,将再也看不见真正的星空。轨道上的那些卫星碎片反射的光线产生严重的光污染,挡住了那些来自宇宙深处的属于真理的光芒。你们将经常可以看到天上有很多快速移动的光点儿,就想你们想象中的星星一样,但孩子们,请你们记住,那不是真正的星星,那些光点儿,是人类创造的闪着光的枷锁,禁锢了人类的翅膀,闪瞎了人类的眼睛,人类对宇宙的探索就此止步了。这将是比嵇红梅工业革命造成的雾霾对星空的封锁更加彻底,比经济危机造成的破产对星空的漠视更令人绝望的灾难。”

“我们……”一个小姑娘怯生生的问,她是刚刚牺牲的天宫号空间站指令长褐宇的女儿褐萌。

“我们,爷爷,我们再也看不见真正的星空了,对吗?”

“是的,至少在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了……”

舟颗奇心不在焉地插嘴:“看不到就看不到呗,那又怎样?地球上不是挺好的吗?”

有一个年轻的研究生上来打了舟颗奇一巴掌,充满怒气的口气说:“是的,我们也只能永远困在地球上了,当你想看一眼地球以外的宇宙时,却被一堆螺钉螺母碎铝块组成的垃圾云所包围,你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

“可这地球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比如我姥姥家……”舟颗奇越说声音越小,只觉着底气不足。

沉默。

“尽管使用飞艇和无人机进行的中继和导航服务可以覆盖大多数的城市和路网,但是在一些偏远地区通讯和导航依然中断Dedeyao,这些地方普遍只零星地分布着一些电话线路勉强维持着联络,尤其是导航服务的缺失,已经让很多车辆出现事故,数百人命丧黄泉,这些生在自动驾驶技术的摇篮里的司机,一旦离开了北斗导航,就真的只能借助最原始的指北针儿才能找到北了。航空运输目前还算乐观,民航飞行员的培养依然按照从最原始的初级教练机开始的培养模式救了数万人的命,除了由于飞行员的工作量急剧增加导致航班量急剧减少外,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地形轻磁力匹配和惯性导航加上无线电捷联制导的模式也基本可以保证国际航班的运营,”交通部长汇报道。

“除了几架飞西安的国际航班备降了北京,飞上海的航班备降了济南,真不知道这些外国飞行员是怎么搞的。”他补充道,“好在国际局势一片缓和——都在应付卫星的失效嘛,起码不会出现像上个世纪大韩航空007号航班那样的悲剧。” 大韩航空007号航班的悲剧是指:公元1983年9月1日,大韩航空007号航班,从纽约起飞,经停安克雷奇,目的地是首尔。这是一条北极航线,执飞机型为当时最先进的波音747型客机。当飞机从安克雷奇起飞后不久因为机长忘记将磁导航模式转换成惯性导航模式而发生严重的偏航,一路闯进苏联领空,由于苏联此处的防空雷达不久前刚刚损坏,因此007航班得以穿过军事设施密布的勘察加半岛和鄂霍次克海,进入库页岛上爱旺旺网站空。此时发现007航班的苏军出动一架米格-23和三架苏-15前往拦截。最终苏-15发射导弹将其击落,机上269人全部遇难。此事引起了巨大的政治和外交风波,也促成了美国军用GPS系统向民用航空开放。而如今全世界的卫星导航系统一起瘫痪,偏航的事情各国也都能理解。

“目前铁路系统一切正常,高速铁路已经在一天的降速运行后达速运行,正尽全力应对因航班取消而造成的客流激增。”铁路总公司的总经理汇报道。“我国铁路系统的通讯系统全部是由沿线的信号基站由光纤连接的,所以几乎不受任何影响,目前未出现任何事故。”就在地球的另一边,美国加州发生由GPS导航的超音速磁悬浮列车相撞事故,造成600人丧生。

“所以各位的意思难道还是要恢复卫星系统?”副总理说。

“目前在轨的卫星绝大部分已经被摧毁,残存的卫星也被碎片云包围在其中,即将被摧毁,高轨卫星由于碎片云的遮挡,已经全部失联,但他们应该都启动了待机程序。”总工程师说。

“太空中不是还有稀薄大气吗?在大气的阻力下它们什么时候能掉下来?”总理问。

“被击毁的大量卫星和碎片在距地面500km至800km的太阳同步轨道上,在这个高度上大气已经极其稀薄,再考虑卫星已经被击碎成直径小于50cm的碎块,落回地球至少需要500年。大家都知道的,百年前我们发射的第一颗卫星——‘东方红一号’现在不是还飘在轨道上嘛,虽然也许已经被撞碎了……”总工程师解释说,“但300km以下的轨道预计将在30个月内基本清空,200km以下的轨道将在半年内清空。150km的轨道上的碎片则可在1天内溅落。”

总理点了点头,说:“所以,我们有没有能力发射200km以下的卫星?”他摆了摆手,补充说,“发射当然没问题,我是说有什么办法能让卫星在一百多公里的轨道上维持高度?”

“卫星维持160km轨道高度的方案是有的,但发射可能短期内有点困难……”总工程师从纸抽里抽出一张纸,擦擦额头上的汗,“我们现在发射火箭都是基于天基测控网的,我们的天链卫dhleship星虽然身处地球同步轨道没有受到碎片的撞击,但受到碎片的干扰,信号中断——没法用啊。而我们早已经退役了原始的‘远望’号系列远洋测控船,依靠本土的测控能力,即使从酒泉发射,也无法保证火箭末级的精确制导。”

“所以我们需要艘远洋测量船?能不能用半潜船直接拉着雷达走?”有人提议。

“测控海域风大浪急,不可能”,总工程师说。

总理叹了口气,说:“我们曾经秘密研究过大量的太空战的形式,可怎么就没想到全球卫星同归于尽呢?现在谁通过低轨卫星率先恢复通讯导航服务,谁就占领了战略的制高点,同志们,一场激烈的星球大战开始了。”

“卫星方面,我们在超低轨卫星方面有一定的相关技术积累,主要是在于离子发动机持续给卫星提供推力,而离子发动机,早在几十年前的东方红5号通讯卫星——按当时的标准算重型卫星,就有了应用,现在技术非常成熟。”总工程师说。

“既然关乎国家战略安全了,只要国家下决心,我们有能力在20小时内改出两艘远洋测量船来!即将开始舾装的“恒桂达”集团的一艘远洋邮轮在设计上就有改装为护卫舰的能力,装个雷达作测控船完全没有问题。”总装备部的秘书说道。

“在这个商业团体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时代,真不知道这种动员能力还怎么做到……”有人小声嘀咕。

在巨大的船坞里,尽管失去了北斗导航的精准定位,但凭借着厂长和副厂长两名工匠熟练的操作技艺,操纵着数十万台机器在对这艘数万吨的邮轮进行着大刀阔斧的改装,不到十小时,就按预备好的改装方案对上层建筑完成了拼装。内部也迅速被军用舰队通用电子模块填满,当最后一束3D打印的激光熄灭时,一艘崭新的远洋测量神州细胞工程有限公司船重生了。

由于航天局已经没有了船队编制,这艘远洋测量船被编入了国家海洋局的船队序列,按照传统被重新命名为“向阳红10号”,延续半年前刚刚退役的同钢铁躯壳名海洋牧业监察船。“向阳红10号”,这个延续了近百年的船名,又重新承担起了一开始的使命。

运载火箭呢?

“由于目前高空大气仍有大量碎片在不停坠落,密度仍然很大,所以运载火箭的体积越小越安全,且由于卫星运行高度低,设备服务效率很高,所以卫星本身也很小,目前我们紧急拼出来的卫星平均质量只有150kg,装备的离子推进装置可以为卫星提供2年的寿命——如果运气足够好一直没被碎片击中的话。而且目前具有在这么混乱条件下快速生产能力的火箭也只有舟航他们全自动生产的小火箭了,我们已经让有关部门通知他们开始了准备。”航天总工程师汇报道。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舟航的公司开始高速运转起来。等到一周后远洋测量船开到预定海域后,几十枚小火箭通过空运分别运往全国的十几个商业航天发射场,尽管这些发射场位置不同,但火箭的目标弹道都是大致相同的,以便能够在陆基测控站和唯一的远洋测量船的测控下完成发射,不同地点发射的火箭的运载能力也因此有一定的差别。

两周后,中国在几乎耗尽应急小卫星库存和相关设备的情况下,在全球率先恢复了导航、通讯、灾害预警等卫星的服务,并开始向全球用户进行商业服务。而此时,只有美国委托英国的一天前才终于确定改装并迅速完成改装的“无敌”号远洋测量船才刚刚开了母港,算是找回了些百年前皇家姜镇宇海军在“马岛海战”中军事动员能力的影子,现代社会赖以生存的卫星服务在这场速度的战役对决中算是恢复了正常。

“妈妈快看,好亮的一颗星星!”小褐萌惦着脚尖、仰着头,叫妈妈。

“哪来的什么星星?”妈妈说,“孩子,给你说了多少次了?那些不是星星,那些只是被击毁的航天器碎片——也周立波说湖南人厉害许这些移动的光点中就有你爸爸呢——反正我们再也看不见真正的星星了。”身为高能物理学家的南挚婷自从嫁给身为航天员的褐宇以后,就养成了时常仰头看天的习惯,尽管她研究的也许是世界上最小的结构,但实际上,她最喜欢看的还是大海和星空。

在秦皇岛抚宁科学城的高能物理中心,这里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周长100km的粒子康卓文加速器,总长度比传统意义上的北京“五环”还要长一些。每当通宵实验到第二天黎明工作结束的时候,她总会一个人跑去海边看日出,而当想到空间站上的丈夫每九十分钟就能看的独一份的日出的时候,她总会不由自主地心生羡慕之情,但转眼又想到了不知哪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留下的名言——美就是没缺陷不常见,又不免为丈夫感到可惜。

褐萌跑回屋去,从行李里拿出一大包复杂的零件,开始鼓捣起来。南挚婷这才意识到自打几天前把女儿从航天小学接来秦皇岛,竟还没有帮女儿归置行李。

不一会,一架天文望远镜从零件堆里立了起来。“妈妈,用这个能看见爸爸吗?”,小褐萌还在努力地拼装最后的几个零件,脸上的汗珠背后不知道有没有藏着泪滴。

“望远镜是哪来的?”

“我同学舟颗奇送给我的,他送了每个同学一个呢!”

“星空都被遮挡了还送望远镜?”南挚婷不解。

“他爸爸就是电视上常说的舟航,现在的应急卫星就都是他爸爸的火箭发射上去的。”

“那这跟望远镜有什么关系啊?”她还是不解地摇摇头。

“可是在我们学校周边有好多机器售货员都在卖这种望远镜啊,好多人买呢。听说就是他爸爸的公司生产的。”

这些商人到底想要搞什么?她心里埋怨着,但没有显露出来slutty。

“妈妈,我听他们说世界上就只剩秦皇岛的这个大机器可以探索世界的真相了吗?”

一听这话,南挚婷不由地打了个寒颤,是的,只剩下高能物理了,天琴计划的引力波探测卫星肯定被碎片击毁了,中微子实验愈发表明了其携带信息的快速丢失性,人类确乎是被自己的狂妄锁死在地球上了。“是的,孩子,但我们仍能从虚拟现实软件中看到你想看到的星空。”

深夜,南挚婷打开电子邮箱检查学术交流邮件。在一堆令人眩晕的数据表格邮件的包围下,有一幅海报显得尤为突兀,她点开了那张海报:“我发明了一种可以穿透太空垃圾的望远镜……”显然又是一位无聊透顶的民间科学家,不知道怎么通过了人工智能严密把关的邮箱入口,而不是被直接丢进垃圾箱。

他正要告诉系统这是垃圾邮件,以后要多加注意,却操作失误,打开了多媒体邮箱的垃圾箱,一条长长的巨蛇映入他的眼帘:《我发明了一种可以在太空中进行离子对撞的装置》,《我发明了一种阻挡碎芳芳的幸福片进入空间站的技术》,《我设计了一种可以找外星人来拯救地球的方法》,《我创造了一种把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统一起来的想法》,《我发明了一种证明星空本来就不存在的方法》,《我发明了一种逗你开心的方法》……等等!刚才那封邮件的署名是——她翻回了刚才那页——褐宇!

她打开邮件,除了一个用表情符号画成的心形图案,后面只有一个字——我,后跟一个逗号。她一愣,然后咯咯笑出了声,“真有意思。”但她并没有注意到时间栏里这封邮件发出的日期和时间……

基本生活服务已然恢复了正常,看不到星星的生活还得继续。

南挚婷带女儿来到了甘肃酒泉。从山海关到嘉峪关的夕发朝至高速列车上下来,两人只觉着喉咙干涩难耐。

在一望无际的额济纳戈壁滩上,这里即将建设直径超过300km,周长超过1000km的超级粒子加速器,从体积上看,只是秦皇岛的抚宁加速器的10倍,但其加速粒子的能量值却将远超抚宁加速器几个数量级。

“这算什么,在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还将建设一台臂长超过500km的激光干涉引力波信号接收装置,配合同步建设的撒哈拉沙漠引力波探测器,澳大利亚沙漠引力波探测器,构成全球三维引力波探测装置,这是人类在被蒙蔽双眼后,为尊严挣扎着建造的最大的助听器。”总工程师说,“建设资金大部分是由曾经赚地盆满钵满的商业航天企业家们出资的,还有一部分是普通民众的自发捐款。”他补充道。

南挚婷看了一眼正在进行演算的电脑,说:“好了,让我们谈谈具体工作吧,根据初步的计算,粒子加速器将产生的同步辐射……”

这时,开放工作频道的对讲机里响起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索诺拉沙漠核子中心的声音,要求他们开始进行项目工作进展的汇报——由于地球轨道上大量碎片的反射,使得可以使用原始的低频无线电通过空间碎片的反射进行洲际的语音通讯。虽带宽有限,但稳定、可靠,还能节约经费。

谁也没有想到,百年以前美军提出的可怕的“西福特计划”(Project West Ford)——即通过在以近傻根恶搞地轨道上散布大量金属针形成云状环来反射无线电信号,以解决当时美军在通信方面存在的重大弱点的计划,唐骏,工商局,离婚财产如何分割会在百年后以数以亿计的通讯卫星残骸为媒介变为现实。

褐萌和舟颗奇在酒泉市刚刚建成的虚吧(All Visual Reality Bar)里意外地碰见了,这是一种被他们爷爷奶奶们称为电子游戏厅的地方,里面整齐地排列着一排排全身体验型的虚拟现实设备,在几乎刚刚普及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的西部地区,这些对当地的孩子们当然是新鲜玩意。

舟颗奇听见褐萌叫他名字的时候,他正满头大汗地教旁边的一个孩子如何使用最新的操作系统。

“舟班长,你这么会在这里?”褐萌问。

“你呢?”舟颗奇反问。

“这不放暑假了吗,我妈妈为即将建设的额济纳加速器做理论设计,我就跟着来玩啦。”

“哦,我爸爸把他的火箭工厂卖了,我们一家来这里开发西部。还记着历史课上我们学过的西部大开发战略吗?”

“当然记着,不过,开发西部?你确定你是认真的?”

“我爸爸说了,资本的逻辑就是花钱的艺术。现在没办法往天上扔钱了,就只能向地上撒钱了呗。虽然西部的人民几十年前就实现了衣食无忧——这一点历史课上鹿老师讲的我现在还记忆犹新,但他们还是比我们落后好多啊,这里有的小朋友连积木游戏编程还不会呢。”颗奇认真地解释道。

“对,‘几十年前我国全面小康的实现是人类文明不朽的里程碑,它标志着……’看我记的多准啊。但是你爸爸到底要在这里建什么?”

“图书馆、学校和游乐场。”回答的声音来自舟航。

“哦——嗯——嗯——为什么呢?我记着舟颗奇跟我说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不是应该先建工厂吗?”褐萌睁大眼睛盯着叔叔问,舟颗奇则四处张望着,他在思考爸爸是什么时候从哪个方向走过来的。

“现代社会很复杂,已经远超出了你们看的书中的古典经济学理论,孩子们,你们知道的,太空垃圾对地球封锁这一问题早就有人想到过,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航天大潮中我们没能想到会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舟航的回答似乎对孩子们的理解能力很有自信。

孩子们摇摇头。

“现代文化丧失了多元性。”舟航仿佛没看到孩子们充满迷惑的眼神似的,继续自顾自地讲着,“随着虚拟现实等商业技术的发展,一些与主流文化不同的观点慢慢地死掉了,很多地方特有的文化也消亡了,所有文化都在向着商业集团规划好的消费主义方向发展,我们的思维变得趋同了。”

“那跟开发西部有什么关系呢?”孩子们显然不能理解其深意。

“多元文化的根基是从人很小的时候就扎在骨子里的,而西部的孩子们还具有这样的文化根基。关于太空垃圾闭锁问题的思考,尽管我们已经穷尽了思想,但最后都指向同婚外性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所以,我们这个时代确乎需要一些不一样的思想了,我们需要一些全新的、颠覆性的思维,发展西部,就是创造新的可能。这不是我们在帮助这里,而是我们在向这里寻求新的希望。”舟航坚定地说,“教育普及是超越任何望远镜研究的唯一希望。”

在由屏幕包围着的虚拟现实活动室里,架起了一排排崭新的天文望远镜,舟航的妻子耐心地教着一群牧民的孩子们使用天文望远镜,尽管最好天文望远镜现在也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地外天体,但孩子们对此仍充满了好奇,纷纷兴致勃勃地将望远镜镜筒对准天花板上的模拟火星图像。

对于一件从未见过的工具而言,孩子们在接触过程中把它当做玩具来玩了,好奇心的满足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快乐。

“那张图片到底能看到什么?”国家航天局局长助理对这个严重越级的家伙有些不耐烦。

舟航手里拿着一摞几乎相同的照片,照片正中都是一个黑色的块状物,被密密麻麻的小点遮挡地模糊不堪,那一摞照片是在不同日期对同一物体的模糊呈像。

“这是拍到的地球同步轨道上的载人火星计划物资中转空间站,是我的学生额尔德尼——一个蒙古族小姑娘想到的,她用巴德镜遮住物镜,然后在空间站恰好运行到太阳正下方时对它拍照。”舟航向老人被儿子逐出家门局长解释道,“相当于凌日法。虽然细节被严重遮挡,但轮廓可以准确辨认。”

“对,你说的确实没错,做法也极富创造力,可这又能看出什变种食人鳄么呢?”

“外挂的补给燃料储箱不见了。”

本文为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

作者:马世航

蝌蚪五线谱

专注做权威、有趣、贴近生活的互联网科学传播